当前位置:conbow.com历史图帕克.阿马鲁起义:南美民族解放运动的开端
图帕克.阿马鲁起义:南美民族解放运动的开端
2022-07-30

 1780―1781年发生在秘鲁的圈帕克阿马鲁起义。是拉丁美洲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印第安人起义。

 欧洲殖民者“发现新大陆”之时,南美已有一个强盛的印第安人王国(印加王国),16世纪初,西班牙殖民军侵占印加。

 印加末代国王图帕克阿马鲁成了印加故国的象征。

 白人庄园主占领印第安人的土地,变原住民为奴隶。西班牙在利马建立秘鲁总督区,管领原印加国大部分领地。在土著居住区设“卡西克”,类似于村长、酋长.有意培植一个印第安人贵族阶层,让他们去征收贡赋、征调劳工。为掠取波西托的银矿,推行万恶的“米达”制,规定每年七分之一的男劳力轮流到矿区无偿劳役4个月。“米达”制成了“绞碎印第安人的机器”。

六代苗裔单传孔多尔坎基

二百年后袭用末代王姓氏

 图帕克阿马鲁第六代外孙,印加王族的单传苗裔。

 孔多尔坎基的父亲是管理3个村的“卡西克”,因此他能进入库斯科的教会学校就读。他26岁时,继任“卡西克”之职,并经营一个古柯叶种植园、一家冶金作坊和350头骡子组成的驮运队,常年奔波在库斯科通往利马和波西托的商路上,因而见多识广,结交了许多朋友。

 孔多尔坎基在高原上驱赶骡队,目睹同胞在“米达”制下呻吟、死亡,深感悲愤。此时,西班牙已统治了印加200年之久,秘鲁印第安人从800万人减至100万人。他将希望寄托在“英明”的西班牙国王身上,设想通过和平请愿来结束苛政。1770年,他到利马向西班牙总督请命,要求呈报卡洛斯国王承认他的印加王族身份。授权他来实行改革,以改善印第安人的境遇。总督挥手将他赶出督府。

 孔多尔坎基愤然回乡,放弃原名。沿用先祖图帕克阿马鲁原意为“闪光的蛇”。蛇是印加民族崇拜的图腾。改名表达了他誓死为同胞自由解放而奋斗的决心。

 美国独立战争的消息传到秘鲁,图帕克阿马鲁1777年再次到利马请愿。逗留利马期间,他同各界人士广泛接触,发现土生白人对殖民体制强烈不满,认为这是一支可以联合的力量。几个月后,总督正式拒绝了他的要求,命他立即滚回廷塔。

 阿马鲁对和平绝望,回乡积极准备武装起义。

廷塔起事绞死西班牙省督

起义大军解放小半个国土

 1776―1780年,秘鲁50个省有14个发生暴动,3个省的省督被杀死,连土生白人也卷进抗税斗争。印加村寨到处流传着“一年之后必有王者兴”的口号,复国的呼声响遍四方。然而,这些零星起义都被镇压下去了。图帕克阿马鲁密切注视着形势,积聚力量等待最有利的起义时机。

 1780年11月4日,雅纳奥卡镇教堂庆祝西班牙国王命名日,廷塔省省督阿里亚加赴会,阿马鲁托辞中途退席,率兵埋伏在通往廷塔镇的路上。省督宴后在随从护卫下返回廷塔,伏兵一拥而上,擒住阿里亚加。

 阿马鲁命省督写信,通知督署将武器、辎重、库银运来通加苏卡村。西班牙人不知是计,果然照办。阿马鲁不费吹灰之力,捕获廷塔省大部分殖民官员,缴获75支滑膛枪和2.2万比索现金。

 11月10日清晨,通加苏卡村广场竖起了绞刑架,各村民众蜂拥而至。3队印第安士兵排起森严的队列,卫队押解省督入场。

 阿马鲁骑着高头大马,披着绣有印加王室徽记的斗篷,在广场中央发表演说:“我宣布,废除可诅咒的米达制、分摊制、货物转手税和一切苛捐杂税。土生白人.混血种人,印第安人,跟我走吧,惩罚那些鱼肉人民的西班牙人,为自由不惜抛掷自己的头颅!”在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,省督阿里亚加被送上绞架。伟大的廷塔起义揭开序幕。

 阿马鲁一开始就提出印第安人、黑人、混血人、土生白人团结战斗的口号,在起义后第12天颁布了解放黑奴的法令。

 起义军沿维尔卡马约河河谷进军,攻占了基基哈纳镇。队伍扩大到6000人。

 西班牙总督派遣450人军队,在700多名土著军的配合下前往讨伐。两军在圣加拉拉镇遭遇。起义军用棍棒、刀矛和投石器,将讨伐队打得落花流水。

 圣加拉拉距库斯科城仅有30余公里,库斯科省督星夜派信使赶往利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总督府求援。天主教会宣布革除阿马鲁的教籍。殖民政府通令阿马鲁为叛逆分子,解除其“卡西克”职务,悬赏1万比索取其首级。同时宣布废除“分摊”制和货物转手税,以笼络人心。

 阿马鲁估计库斯科城一时难以攻克,避重就轻,率军南下,向的的喀喀湖区挺进。起义军每到一个地方,立即废除“米达”制,砸开纺织工场、庄园、仓库、监狱,释放劳工和囚犯,处决作恶多端的官吏、奴隶主和工头,争取万千解放者加入起义队伍。短短一个月,起义军扩大到9万人。秘鲁50个省解放了24个省,玻利维亚、阿根廷部分地区也被起义军控制。

 廷塔省后方由阿马鲁的妻子米卡埃拉留守。她机智勇敢,粉碎了教会的间谍活动,源源为前方输送粮草、兵员。

库斯科城外破敌阵

切卡库峡谷陷重围

 12月中旬,利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两地殖民军向库斯科进发。库斯科是印加王都故都,殖民军绝不能放弃。米卡埃拉通知丈夫迅速回师,乘敌军增援前攻占库斯科。

 12月底,阿马鲁挥师北上,兵临库斯科城下。28日攻克城西要塞皮丘高地,将缴获的大炮指向城内。

 阿马鲁丧失战机,没有立即攻城,却向城中殖民当局发起和平攻势,敦促他们投降。他期望事先联络好的土生白人和印第安贵族能够里应外合,谁料他们在紧要关头,投入殖民军怀抱。殖民军趁势组织队伍,将土著军队排在城防第一线。起义军如果强行攻城,势必造成印第安人自相残杀的局面。此时,参加起义军的白人军械师又暗中破坏大炮,使攻城火器失灵。阿马鲁迫于无奈,于1781年1月10日夜间撤围,再次向南方转移。

 秘鲁总督阿雷切和巴列元帅所率的1.7万大军,开到库斯科,尾追起义军主力不舍。起义军利用熟悉地形、善于爬山的优势,诱敌深入,分围突袭,掌握了战争主动权。

 3月21目,阿马鲁将1万主力埋伏在殖民军必经的切卡库峡谷。谁料叛徒出卖了情报,起义军被反包围,在4月6日的撤退中损失惨重。阿马鲁率残部向南方转移,途中又被叛徒出卖,他和妻子及主要将领都落入敌人的魔掌。

四马分尸全家就义

美洲旗帜永远飘扬

 4月14日,图帕克阿马鲁被押解到库斯科,囚禁于他少年就学的教会学校里。阿雷切令其供出“同谋”,他昂然回答:“同谋只有你和我,是你压迫我的人民,而我要把他们解救出来。”

 殖民者施行种种酷刑,阿马鲁手臂断裂,浑身没一块好肉。他轻蔑地训斥审讯人:“哪怕你们将我撕成碎块,我也不会吐露一点真情!”连暴君阿雷切也不得不承认“他身上有一种坚韧不拔和镇定自若的力量”。

 英雄的战友继续在各地战斗。为了恫吓起义者,西班牙殖民当局匆匆判处图帕克阿马鲁“四马分尸”。1781年5月18日,在末代印加王就义的广场上,殖民者将阿马鲁的四脚捆紧,绳索分别连在四匹马的身上。临刑前,当着他的面,将他的妻子米卡埃拉和两个儿子先行处死。接着,4名刽子手同时策马,向4个方向狂奔。阿马鲁的身体瞬时悬在空中。奇迹出现了,4马巨力拽不断英雄的躯体,他依然高高悬在空中。在场观刑的西班牙人惊叫起来,以为英雄是钢铁铸成的。更奇的是,并非雨季的库斯科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,晴天忽降暴雨。苍天震怒,山河同泣,惊得殖民者四散奔逃。阿雷切惊恐而尴尬,慌忙下令斩首,将首级和四肢送各省示众。

 殖民者将阿马鲁的宅院夷平并撒上盐,天主教士大念咒语,要让他“永世不得超生”。他10岁的幼子也被搜获,当为“战利品”送往西班牙,不久惨死狱中,遂了殖民者“斩草除根”之愿。然而,印第安人却相信图帕克阿马鲁并没有死,至今还在流传他永生的故事。

 英雄牺牲后,起义军继续在他表弟克里斯托瓦尔领导下,坚持战斗近一年。

 在图帕克阿马鲁敲响了西班牙殖民统治的丧钟,30多年后导致了南美大陆的解放。